反人口贩卖政策运动的剖析

Wenting Li

This is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article "Anatomy of an anti-trafficking policy campaign." To 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click here. 

Chanelle Gallant 与 Elene Lam 2022年5月9日

2022年1月,不顾按摩院从业人员和多个人权组织的数月的反对,新市议会还是实施了一套条例,要求按摩企业获得一种新的执照。在过去的一年里,新市的低收入亚裔女性按摩院从业人员一直在与镇议会进行激烈的斗争。议会一直努力试图关闭她们的按摩业务,声称这些从业人员既是不光彩的罪犯,又是性交易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这是一个种族歧视和阶级歧视的政策。在疫情期间,单单针对亚裔企业,让整个产业的低收入亚裔女性失去工作。新市政府是怎样侥幸成功的?

新市政府没有在疫情期间支持这些企业,而是命令他们在2022年4月前获得执照或停止运营所有业务。截至4月,该镇现有的亚裔按摩企业中没有一家获得执照。执法官员巡访了这些企业,命令它们关闭。并威胁要对这些小企业,以不遵守规定为由,处以每天4000至5000加币的极其严厉的罚款。

新市如何能够侥幸成功实行这种种族歧视和阶级歧视的政策,单单针对亚洲企业,并在疫情期间使整个产业的低收入亚洲妇女失去工作的?这是通过利用虚假的反人口贩卖运动,以及反人口贩卖的民间组织、警方和媒体的热心支持。

"清理 "新市

要了解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以及我们能做些什么),我们必须回到2021年初。当时新市政府突然宣布,他们正计划对该镇的按摩企业进行 "清理"。根据该镇当时的规定,"按摩店 "是指由非注册按摩师提供按摩的所有企业。这意味着新市的所有按摩水疗中心和健康中心都是按摩店,但几乎所有的按摩店都是非法经营的,因为该镇不会为全镇发放超过两个按摩店的执照。这些企业还受到分区限制,被迫在该镇的一个偏远工业区经营。   

新市本可以直接取消按摩店执照的上限和分区限制。但由于北美几个世纪以来的种族歧视和就业上的区别对待,按摩服务与犯罪、性工作和有色人种关联了起来。相反,新市议会宣布他们打算制定新的规则,将他们定义为 "吸引性欲 "的企业和 "妓院 "赶出去,镇议员们声称这些妓院是 "人口贩卖的场所"。他们的反人口贩卖计划,是通过收紧规则来除去疑似性工作的工作。这样只有那些员工拥有加拿大正规教育证书的企业,才能获得新设立的私人养生馆执照。镇政府还可以要求与企业主面谈并进行现场检查。取得加拿大的证书可能需要数周时间,可能只提供英语和法语,而且学费可能需要数千加币。

2022年4月,当新市的新规则生效时,镇上的工作人员判定,没有一个亚裔企业符合新标准。

亚裔女按摩师们很快就明白,这不是为了保护她们不被贩卖,而是企图让她们失去工作。市议会似乎认为亚裔按摩师既是性工作者,又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她们只接受加拿大的教育的要求,将使那些在其他国家或在工作中接受过培训的低收入女性,完全无法获得执照。

员工们有理由担心:2022年4月,当新市的新条例生效时,镇上的工作人员判定,没有一个亚洲企业符合新的标准。通过个人沟通,我们了解到,每一家都被迫关闭。如果继续营业,就威胁会被诉诸法律和被罚款。

A group of Asian community members wearing masks and holding up signs in multiple languages with anti-trafficking messages written on them.

社区成员进行集会,以支持新市亚裔按摩院工作人员。为保护隐私,有些社区成员的面部被隐去。照片由作者提供。

虚假的反人口贩卖运动

新市的斗争揭示了我们几十年来所知道的情况:所谓的 "反人口贩卖政策 "是右翼排外心理、种族歧视和反性工作的经济和社会控制的掩护。在一场虚假的反人口贩卖运动中,右翼行动者--政治家、保守的教会、腐朽的女权主义者和警察--共同针对一个与性工作有关的行业。该企业通常由有色人种员工为主的行业。他们声称该企业是性贩卖的幌子。该运动的领导者通过宣传来吓唬人们,让这个说法看起来是可信的。宣传称其为极端暴力,并引用令人仇恨的刻板印象,将目标群体与奴隶制和腐败联系起来。反人口贩卖运动者制定了一项政策(和执法战略),将目标群体定为犯罪,并压制任何反对意见,却同时声称要保护公共安全。

这正是发生在新市的事情。至少有两个当地的宣传团体一直在催促取缔纽马克特的按摩企业,并逮捕人:父母反对贩卖儿童会(PACT)和约克区妇女反对性贩卖委员会。PACT将自己描述为 "律师、沟通专家和企业家",并声称其目标是防止怪诞和离奇的暴力形式。他们将这些暴力形式与性工作和按摩行业联系起来。"保护我们的孩子,我们邻居的孩子,你朋友的孩子不被掠夺者引诱、招募、下药、绑架,然后在酒店、汽车旅馆、卡车站、按摩店、按摩水疗中心、保健中心和在线色情网站上被迫充当性工作者。" 他们的解决方案?是关闭一个主要由移民组成的劳动行业:未经注册的按摩行业。他们的网站写道:"各省必须关闭按摩店!"。他们的关于按摩企业的网页上有亚洲妇女的照片,并将按摩店经营者描述为 "皮条客"。

在一场虚假的反人口贩卖运动中,右翼演员:政治家、保守的教会、腐朽的女权主义者和警察--共同针对与性工作有关的行业。这是一个通常由有色人种工人主导的行业。这些右翼人士声称该行业是性贩卖的一个幌子。

这些民间组织并不是在试图终止人口贩运,甚至不是在试图终止虐待儿童。如果他们真的要这样做,他们会打击家庭暴力,为移民工人争取劳动权利。他们实际上反对的是那些他们怀疑是性工作者的贫穷和有色人种女性。

因此,当新市议会提出他们的修改建议时,(民间组织)已经为他们完成大部分的工作。镇议员们不需要为他们关于人口贩卖的说法提供证据,也不需要证明他们的新条例会阻止暴力。该镇的大部分白人居民已经准备好相信这个荒唐的故事:关于性交易团伙如何渗透到他们的小城镇,并冲着他们的孩子而来。

2021年初,在关于提议新政策的第一批新闻报道中,新市监管服务经理Flynn Scott告诉 多伦多星报,"在过去两年中,新市的执法官员已经对7家按摩店提出了指控","根据我们与YRP[约克区警方]的谈话,我们已经了解到这些按摩店有很大的人口贩卖成分,而且在新市这里很普遍。" 但贩卖人口是一种刑事犯罪,而不是市政法规的违规行为。《星报》记者随后采访了约克区警方,警方表示没有对按摩店提出贩卖人口的指控--但 "我们看到过去在整个地区发生过这种事情"。记者接受了警方的声明作为证据,没有采访任何工人,也没有询问镇议会是否计划这样做。

没有一个按摩工人被要求核实这些信息--他们没有被问及是否被用绳子捆绑,是否被性贩子虐待,或者是否希望其工作场所被取缔。

 在随后的新闻报道中,议员Trevor Morrison和Grace Simon再次声称该镇的按摩业被用于贩卖人口。其中一篇发表在 NewmarketToday 上的报道,附有一张被绳子捆住双手的照片。在 多伦多星报 的另一篇文章中,一个基督教反人口贩卖组织的负责人Casandra Diamond将脱衣舞俱乐部和按摩行业的妇女描述为被 "购买"--就像她们被奴役一样--同样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没有一个按摩工人被要求核实这些信息--他们没有被问及是否被用绳子捆绑,是否被性贩子虐待,或者是否希望其工作场所被取缔。

便利贴上写着新市亚裔按摩院工作人员的心声。照片由作者提供。

虚假的咨商

2021年春天,新市举行了一系列的公开会议,看起来是在咨询受影响的利益相关者。按摩工人向我们报告说,镇上的工作人员向一些企业主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但没有一个工人知道这次资商。该镇关于资商的信息只在他们的网站上以英文公布。迁蝶:亚裔和移民性工作者支援关系网,赶忙将咨询信息传递给亚洲工人,以便他们能够参与。迁蝶是由本文作者之一Elene Lam创立的组织。

在审查该镇按摩规则的整个过程中,我们目睹了我们所说的 "反贩卖的陷阱"。在反人口贩运运动中,有色人种女性被描绘成被洗脑和无知的性贩卖受害者,在皮条客的控制下说话,没有能力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行事。反人口贩卖运动者利用这一论点,声称他们的镇压政策保护弱势女性免受人贩子的侵害。但是,当这些女性自己反驳并证明她们不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时,反人口贩卖运动就会改变策略,将有色人种描绘成邪恶的罪犯,他们的性行为不道德,是一种威胁。这样,他们就可以声称他们的政策保护公众不受危险的外来者影响。

Diamond将亚裔女性描述为 "他们的英语能力,甚至不足以表达同意进行性行为"。议员Simon后来称Diamond "私下是好友"。

在资商中(两位作者都有发言),白人议员和反人口贩卖的民间组织经常提到新市的 "价值观 "和 "社区标准",将亚洲妇女和疑似性工作者定位为一种威胁。市长John Taylor说:"我不想向我们的社区传递一个信息,即卖淫或性工作是可以接受的。我不想向我的女儿传递这种信息"。副市长Tom Vegh说:"很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们真的只是想把它赶出我们的城镇。我认为这不符合我们镇的价值观。" 监管服务经理Flynn Scott和许可官员John Comeau描述了资商的目标是 "提高我们社区的标准"。在Elene Lam发言反对该禁令后,Casandra Diamond对Lam说。"其企图是出卖性服务--显然,林小姐已经告诉你们她希望这样做,以及她为什么在你们社区、我的社区这里投入精力。"

中国人一遍又一遍地被描述为腐败的恶棍或无助的受害者。Diamond诋毁了中国的教育证书,他说:"我向你保证,中国大陆确实有文凭工厂",并声称 "我知道有些人[从中国]一降落在多伦多或温哥华就下了飞机,他们在飞行后直接被带到按摩院,还没有吃饭,现在就要开始为男人服务。" Diamond将亚洲女性描述为 "英语能力甚至不足以表达同意进行性行为 "的人。议员Simon后来称Diamond"私下是好友"。没有镇上的工作人员或议员对这些种族歧视指控提出质疑。

面对这种公开的种族歧视,亚裔按摩工人出现在协商会议上,准备为他们的生计而战。40多岁、50多岁和60多岁的妇女提供了有关其工作场所条件的第一手证词,证实她们不是被贩卖的。她们认为按摩工作相对轻松,描述了灵活的工作时间,友好的同事,以及没有顾客时可以自由休息,使得按摩工作比其他工作更适合她们的年龄和身体状况。

"我们年纪大了,又有语言障碍,怎么能满足新的培训要求?"

52岁的Mei告诉镇议员:"在听到新市的新规定后,我真的很生气。我认为这是一种双重歧视:种族歧视和行业歧视。我们年纪大了,又有语言障碍,怎么能达到新的培训要求?在上课时间[获得证书的培训期间]我们将没有收入,无法生活或支付房租"。

40岁的Ivy Chan告诉当地媒体:"我希望镇上不要压迫我们。"她补充说,疫情已经使 "我们的生存变得非常困难"。在资商中,她解释了她是如何通过在职培训发展她的按摩技能的。这些培训在新的执照制度下不会被承认。"我每天训练八到九个小时,与同事一起练习,没有任何休息。我分别学习了三个月的背部、头部和颈部按摩、推油、刮沙、热石等技术。"

数十家组织和个人登记反对新条例,反对其对亚洲企业和工人造成伤害。这些团体包括当地居民、一个妇女反暴力组织、两个全国性的法律宣传组织、大学教授、亚裔女性组织、以及人权、种族公正和劳工组织。新市的议员们回应说,对他们的种族歧视的反击对他们来说是有害的。市长John Taylor说,提到种族歧视是 "无礼和不尊重","这些攻击是他们人的特性。在我看来,这些攻击拉低了我们议会厅的下限。"

反人口贩卖政策的奸计

按摩的禁令与安全或阻止人口贩卖毫无关系。像这样的反人口贩卖政策只是西方政府用来对待有色人种移民的众多手段中的一种。这些手段阻止他们从事收入较高的工作,并使他们呆在分配给他们的位置上--充当廉价、顺从的劳动力。

在新市的处理过程中,我们看到,一旦亚裔女性被定义为受害者或罪犯,强迫她们从事低薪的服务工作就变得可以接受,甚至令人钦佩。在新市的资商中,镇议员Christina Bisanz提出,正在进行的审查是一个 "机会",他说:“仅在约克地区,我们可以预计将提供近千张新的长期疗养床位。在我们严重缺乏私人护工的时候--严重缺乏私人护工--我不知道我们将如何为所有这些新床位配备工作人员。也许这是一个机会,让我们看看我们如何能够将这些非常有爱心、非常专业的人重新部署到绝对需要他们的工作中。”私人护工的严重短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些是糟糕的工作。在这些设施机构中,不讲英语的移民女性赚取可怜的工资。就业不稳定、受种族歧视和受伤的几率也很高。

像这样的反人口贩运政策,只是西方政府用来对待有色人种的众多手段中的一种。这些手段阻止他们获得更高薪的工作,并使他们呆在分配给他们的位置上--作为廉价、顺从的劳动力。

        反人口贩卖运动,与富有的白人对有色人种女性的廉价和不稳定劳动的权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以此为动力。它们逆转了工人阶级、移民和亚裔社群正在取得的社会和经济进步。它们让统治阶级能将移民和亚裔赶出社区,或将他们驱逐出境。他们让开发商获得空置的房产,消除与白人企业的竞争。他们胁迫工人阶级的亚裔和移民女性回到白人家庭中从事收入较低、要求较高的工作,成为家庭佣工,或在餐馆和护理机构中担任服务人员。它们允许警察和政府扣押移民企业的现金和财产,并通过罚款获得收入。它们有助于为警察和边境管制的过度膨胀的预算提供理由。他们维护白人至上主义的社会秩序,在这种秩序下,白人制定规则,赚取金钱。

我们需要更多的盟友来拒绝反人口贩卖政策的奸计,并防止它们蔓延到其他城市和城镇。

新市的低收入亚裔女性正在继续反击,她们希望得到我们的帮助。她们正计划采取直接行动,并邀请她们的盟友签署这封公开信,要求新市结束对亚裔按摩企业和工人的种族歧视。

多伦多一位61岁的按摩工人丽莎说得很好。"我明白,要对抗政府和社会对我们行业的歧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但我们仍然必须团结起来,为我们自己的利益而奋斗。"

 

本文是作者即将出版的关于反人口贩卖行业的书中的一章编辑过的草稿,将由Haymarket Books出版。

2022年5月11日更新:这篇文章最初说,新市要求个人健康护理员拥有加拿大的证书,这可能需要几周的时间才能获得。实际上,新市已经拒绝了拥有加拿的几周课程证书的申请人,但却接受了加拿大学院的证书。获得这些证书需要两年时间,本地学生的费用超过4000加币。这篇文章已被更新以反映这一信息。

 

Chanelle Gallant有超过20年经验的社会公正活动家、组织者、作家和战略家的经验,涉及国内和国际上的性、治安和种族公正问题。

Elene Lam是迁蝶:亚裔和移民性工作者支援关系网的执行董事。她拥有社会工作硕士学位和法律硕士学位,并一直在研究与反人口贩运行业有关的危害。20多年来,Elene一直倡导人权;倡导移民、性别、种族和性工作的公正;以及反对针对妇女的暴力。

Chanelle Gallant has over 20 years’ experience as a social justice activist, organizer, writer, and strategist on issues of sexuality, policing, and racial justice, nationally and internationally.

Elene Lam is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Butterfly: Asian and Migrant Sex Workers Support Network. She holds master's degrees in social work and law, and has been researching the harms associated with the anti-trafficking industry. For over 20 years, Elene has advocated for human rights; for migration, gender, racial, and sex work justice; and against violence against women. 

Tags:   feminism migrant justice ontario sex work workplace rights

Get a year of Briarpatch for only $22 with offer code BP2022. Subscribe today.